当前位置: 首页 > 内参 > 专栏 > 正文

市场扩张、同质化加剧,智能音箱靠什么前进

发布时间:2019-02-22 来源:原创 作者:振东 收藏
  在人工智能这个大风口之下,2018年智能音箱市场出现井喷式发展。去年各大智能音箱厂商间的竞争于第四季度迎来高潮,国内市场累计增长超过665%。2018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零售量为1625万台,同比增长823%,零售额为36.5亿元,同比增长645%。同比,2017年国内智能音箱总销量仅150万台,前10个月累计销量仅有10万台。


 

  智能化浪潮来袭,各界积极推动拥抱,以IoT+AI等技术促使智能家居生活进入寻常百姓家庭。对于庞大生态体系来说,智能音箱是在生态链所衍生出的一款家庭场景下的智能单品,也是智能家居不可缺的智能设备。如今智能音箱市场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不得不说是各大巨头以此抢夺家庭入口主导权的第一步落棋。
 

  2019年,智能音箱市场将进入下半场,预计我国智能音箱市场出货量激增至2960万台。彼时,消费者将更加注重产品的人工智能体验以及智能音箱所能带动的应用场景,而不仅仅是价格。
 

  价格战重塑行业格局
 

  智能音箱是科技巨头标配硬件,有无数创新创业企业争相涌入。随着品牌的增多,产品数量也随之增长,智能音箱市场产品布局逐渐完善,产品竞争从单品竞争走向产品矩阵,高中低不同价位端硝烟四起。就2018年结束来看,整个智能音箱市场被少数巨头把持,其他玩家很难分得市场。
 

  2018年BAT、小米、联想和华为等巨头入局,百度旗下的小度智能音箱、京东的叮咚、阿里的天猫精灵、小米的小爱同学、喜马拉雅的小雅音箱纷纷发力……HomePod也登陆中国市场,直指高端用户;以及在国内还有众多创新玩家,竞争尤为激烈。
 

  竞争之初,大部分企业都选择了依靠低价位产品迅速催熟市场,扩大市场占有率的方法。与海外的智能音箱产品兼顾智能和音箱两方面有所区别,低价位产品向大众普及的更多是智能化的应用,而非是同时拥有多项智能技术的家电产品。
 

  从市场数据来看,国产主流品牌的价位大多集中在百元区,千元大关难以逾越。在2018年4月的米粉节,小米将小爱智能音箱mini版由169元降为99元促销;去年双十一,天猫精灵X1由499元直降到99元;百度在去年调整价格战略,小度智能音箱价格从249元降至89元,推动了出货量七倍的速度增长,作为一批黑马迅速挤进第一阵营,也打破阿里和小米双寡头格局。至此,国内智能音箱进入三强争雄的市场局面。
 

  价格混战背后,是一个日益扩张的市场。去年我国智能音箱市场份额占全球市场总份额的10%,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音箱市场。2018年四季度,智能音箱出货量高达860万台,占年度总出货量的40%。这是因为在年底的双十一电商活动中,厂商各出奇招致销量陡升。截至2018年底,国内市场最终有阿里、小米和百度以价格策略导致出货量纷纷迈过百万大关,占据了国内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其中,阿里巴巴以270万台的出货量领跑,占31%。小米及百度的出货量都达到约250万台,小米以微弱优势排在第二,百度排在第三。
 

  其实,智能音箱业务背后不仅有硬件成本,还有语音系统、信息源等软件成本,以及服务器成本,用户群越大服务器调用成本越高。这意味着持续的价格战进一步压缩了整个行业的利润,让中小型企业更加边缘化。
 

  语音操控造就智能家居入口
 

  在焦灼的混战中,市面上智能音箱产品的功能变得越来越丰富,语音点播音乐,查天气、听新闻、网上购物等功能都可实现。虽然智能音箱融入了语音购物、控制智能家居等前沿可能,但毕竟生态布局尚未完成,缺少实际的应用场景,即使买到家里,仅仅是与手机连接播放音乐。消费者购买智能音箱的主要原因仍在于尝鲜,购买之后的使用频次、单次使用时间,以及与其他智能家居设备之间的互联并不理想。
 

  这样看似强大实则鸡肋的功能,对于消费者来说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吸引力和实操性。而且低价带来的产品智能化程度低、同质化现象严重等问题损害了消费者的体验,甚至摧毁了一些的好奇心,这些因素将影响智能音箱的长远发展。
 

  实际调查表明,当前仅有6%的消费者使用智能音箱来控制智能家居设备。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和IoT生态的完善,智能音箱将可以真正做到控制众多其他智能设备,进而成为不同品牌、不同产品间的沟通桥梁。
 

  而智能音箱产品的功能和技能越来越丰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底层硬件技术的进步和专业化程度的提高。AI 语音芯片是2018年的布局重点之一,MTK、高通、全志、瑞芯微、晶晨等传统芯片厂商均加大了语音芯片研制的投入,推出了相关的语音芯片方案;云知声、出门问问、若琪、思必驰等国内多家技术初创公司均走上“造芯”之路,陆续推出了旗下的AI语音专用芯片。
 

  未来智能场景将以语音操控为入口,产生更多的商业模式,这让巨头难以放弃智能音箱的主导权,整个科技行业都迫切需要一个新场景或者新设备来承载AI的能力和资源。
 

  2019年,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竞争的核心从硬件转移到内置的语音助手与更多场景和生态的适配,每一家都在寻找自己在产业链中的最终位置。竞争不再仅限于硬件的价格,而是串联更多场景,完善互通互联的IoT体系。
 

  市场还有更多空间
 

  整体而言,2018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才刚刚发力。预测在2019只2020年间,中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保持持续稳定增长,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2000亿元,智能音箱销售规模将超过10亿元。
 

  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的一直是互联网厂商,他们通过多轮价格战刺激市场成长,同时也筑起了生态平台高墙,导致新进入者除非产品具有极强的吸引力,或者背后有巨额的资金支持,或者另辟蹊径,否则将很难获得一席之地。国内市场目前已被阿里、小米和百度把控,留给其他玩家的机会似乎并不多,一些品牌厂商将面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尴尬局面,而一些创新企业在巨头高额补贴抢夺市场的局势下,将面临生死考验。
 

  智能音箱市场的交互形式只能不断升级,音频交互设备也必须有更多形态,彻底将市场细分深入。以最近大热的儿童音箱为例:相比普通的智能音箱,儿童音箱在外形、内容及语音交互上都进行了定制。儿童市场的明确细分不仅是因为智能音箱市场的成熟和蓬勃发展,中小型企业要想从市场上分得相应份额才不得不如此具有针对性;从小而美的细分市场切入,父母就更愿意在智能音箱上为儿童教育和娱乐付费了。
 

  未来随着方案商的整合能力不断增强,解决方案将更多元化,智能音箱的硬件成本也会不断下降;如今主流技术商的语音识别准确率均达到97%以上,届时语音技术又有进步。语音交互平台逐渐完善,为了增加接入设备,构建全产业生态链,更多厂商将选择开放其语音平台;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智能音箱的市场潜力依然更大,我国家庭智能音箱的渗透率约为4%,而消费者的认知在不断提升。
 

  笔者认为2019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将保持高调增长态势;与此同时,企业应精分细化,着力升级技术。

?
客服电话 400-825-6850(每天9:00-21:00) 客服邮箱 service@51iht.com
Copyright 2017-2018 www.66ur36hs5.ga 会淘家电.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57927号-1
马报图20191第123期 大田县| 盘山县| 岳阳市| 铜陵市| 即墨市| 阿尔山市| 台北县| 二手房| 浠水县| 寿阳县| 凤阳县| 滁州市| 云梦县| 沈阳市| 苏尼特左旗| 扬州市| 安新县| 察雅县| 黔西县| 栖霞市| 泰顺县| 乡城县| 卓尼县| 铜梁县| 华安县| 西吉县| 湘阴县| 迭部县| 海盐县| 景德镇市| 宜昌市| 汉源县| 汕尾市| 乐清市| 资阳市| 淄博市| 赤壁市| 尼勒克县| 永兴县| 儋州市| 明光市| 哈尔滨市| 达孜县| 武义县| 荔波县| 轮台县| 尚义县| 盐源县| 宁武县| 灵川县| 高密市| 丁青县| 江山市| 永安市| 靖西县| 县级市| 迭部县| 红原县| 浦县| 古丈县| 玛纳斯县| 绥芬河市| 灵丘县| 祁门县| 涿鹿县| 响水县| 临洮县| 汉沽区| 青州市| 商丘市| 垫江县| 舟曲县| 同心县| 龙井市| 胶州市| 刚察县| 界首市| 公主岭市| 云阳县| 林西县| 平舆县| 吉木萨尔县| 南京市| 云林县| 江达县| 乐都县| 南平市| 绍兴县| 拉孜县| 吉水县| 新干县| 宝鸡市| 来宾市| 宣威市| 安乡县| 遂溪县| 进贤县| 互助| 绥中县| 洛川县| 乳源| 江北区| 贵阳市| 汤阴县| 菏泽市| 咸阳市| 新余市| 贵州省| 新竹县| 珲春市| 卢氏县| 天气| 灌南县| 马关县| 交口县| 乐安县| 栾川县| 唐河县| 射阳县| 容城县| 清新县| 昭觉县| 通辽市| 北辰区| 景德镇市| 吉安市| 中牟县| 三门峡市| 奉贤区| 永吉县| 平舆县| 凤山市| 吉安市| 义马市| 茶陵县| 龙岩市| 岫岩| 广州市| 江川县| 龙海市| 昂仁县| 锡林郭勒盟| 马山县| 黄平县| 枣阳市| 巢湖市| 哈密市| 浦东新区| 仪陇县| 蓝田县| 阳高县| 泰州市| 辽宁省| 康保县| 崇信县| 神农架林区| 平舆县| 绥德县| 拉萨市| 城步| 彭山县| 广元市| 长寿区| 甘谷县| 柘荣县| 长岭县| 嘉祥县| 莒南县| 兴宁市| 中山市| 泰来县| 互助| 榆中县| 谢通门县| 梅州市| 望城县| 白朗县| 阿克| 兴山县| 清徐县| 镇坪县| 禹州市| 玉树县| 铁岭县| 收藏| 波密县| 灵丘县| 天门市|